站点图标 垃圾站

贫困是因为懒惰吗?

李小云:中国农业大学文科资深讲席教授、小云助贫中心发起人、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原文

社会大众一般所持有“个人努力脱贫模式”认为一个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穷人之所以贫困是因为懒惰。事实上,在贫富分化的社会现实中,穷人和富人往往不在同一起跑线上,穷人依靠个人努力致富的难度越来越大。显然,“贫困完全因为懒惰”是对社会责任的规避。贫困个体责任论忽视了制度和结构在财富、资产、教育和机会等差异对贫困的决定性影响,而大规模的脱贫攻坚正是通过消除结构性因素在减贫中的作用。

2015年的春天,我到了云南省的勐腊县,一个特别贫困的瑶族村庄。我自己虽然是一个从事乡村和扶贫研究的老师,也去过很多地方。在我的印象里边,我觉得我们四十年的发展是非常迅速的,虽然的的确确还有很多地方处于贫困的状态。

但是像这样贫困的一个地方 ,我还真是没有见过,就是完全看不到一个砖混的房子,甚至看不到一块砖。刚进村的时候,我站在村口看着周围,我把图片发给我的很多同事,大家说:村里人是不是很懒惰?所以我从2015年的春天开始到现在,在这个村庄整整扎根六年。

贫困是因为穷人的懒惰吗?他们处于贫困是因为他们懒惰吗?我今天和大家分享我自己在这样一个贫困的村庄六年来的生活经历。

我在那个村庄的时候,我发现这些瑶族的贫困农民,他们很早就起来去收获甘蔗。为了赶上糖厂的拉甘蔗的汽车进村,能够一次性把甘蔗全部给它集中起来,他们都是通宵地去收获甘蔗。黑天的时候收获甘蔗,他们怎么收获呢?他们都要戴着矿工那种灯,每天要到山里头去砍柴禾。所以你说他们懒惰吗?我觉的非常勤快,但他们也真的是非常的辛苦。

这样一个贫困而又特别勤劳的人,他们是怎么处于贫困的?也就是我们今天讲的贫困它是怎么发生的?

我对这样一个村庄做了一个比较详细的研究。第一,我发现这个村庄里没有一个富人,非常的奇怪。因为我的感觉是一个村庄里头会有富人开汽车,也会有比较穷的人,有的房子盖得很好,有的房子很破,这很普遍,每个地方都是这样。但是这个村庄,没有一个富人,没有一辆汽车。

这个村庄里的老百姓,他们的收入从哪里来?他们是瑶族,他们的普通话讲得非常不好,语言不通,文化水平很差。在山里生活,他们根本就不会出得很远去打工,最远他们就到山底下去打点工挣点钱。

第二个收入,他就靠甘蔗,一年收获一次甘蔗。但是这个地方是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保护区,这几年随着我们对热带雨林保护力度的不断增大,亚洲野象的数量越来越多,在很多村口都挂着牌子:“野象出没”、“小心野象出没”。

在2013年的时候,这个地方开始发展甘蔗,那个时候,亚洲野象还不知道这个地方有非常好吃的东西,但是经过两年的发展逐渐知道了,亚洲野象到这以后,鼻子一卷,那一片的甘蔗就没了,对此,一亩地会补偿700元钱。

热带雨林对我们来讲是非常非常的有吸引力的,大家觉得非常的浪漫,但是对他们来讲,他们进到热带雨林去收获,去采摘一些中药材,没有别的收入,他们收入非常的单一,而且不稳定 。

这个地方有很好的土地资源,他们种了香蕉和甘蔗以后,却成为大象最爱吃的食物。他们在生计和自然保护之间的矛盾,导致了他们的收入很单一很不稳定。

最重要的是他们的生活不再是一个传统的、自给自足的生活。大家讲:农民自己吃自己采。不是这样的,他们的生活已经完全融入到了一个现代市场经济的体系里去了。

比方说他孩子要上学,那么孩子要去上学,要住校,那么他就得周五的时候,把孩子接回来,周日把孩子送出去,每家每户都有1~2个小孩,从村庄到山下有12公里,他就必须买一个摩托车。所以买摩托车,就不再是一个家庭高档的消费,它是一个必须消费,这种消费是刚性的,你没有的话你出不去。你去买东西,你所有的生活都依赖于市场,有了摩托车以后,必须要买汽油,你要是买汽油的话,你每天都得有现金的支出。

他们过去都是到年底的时候去卖一些中药材、砂仁、甘蔗,年底才会有钱。那么到了这样一个已经融入到现代市场体系的生计来讲的话,他每天都需要现金,所以他现金的不足,又导致了他必须借债,他今天花钱就得借钱,明天花钱就得借钱,这样借来借去,这个债务就不断地累积,所以这个村庄就变成一个高支出的、高债务的、低收入的这样一个村庄。那么这个贫困难道是因为他们懒惰吗?不是,他们陷入进了一个深度性的贫困陷阱。

过去,很多人不太了解贫困、扶贫,我们今天只要打开电视,只要看看新闻,就会看到我们中国今天的脱贫攻坚战,是我们的总书记亲自去督战,各个地方的领导都是第一把手督战。

大家觉得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还有很大一批群体大家不知道,他们在那些边远山区、特别边境的地区、少数民族地区。

大家真的很少去像这样的村庄,我是做扶贫政策的,我2015年之前,我想都没有想到我们还有这么多的这样的村庄。当我们到这样一个村庄去,你看到整个的一个贫困景观的时候,你会发现,即便你不是一个像我这样的学者,你也不会简单的说:他们都是因为懒惰。

所以对于处于这样一个贫困状态的群体而言,我们就需要给他们提供支持,这就是我们今天讲的扶贫。扶贫不是给他提供钱,我们扶贫里头,我从来没有听过说把钱给谁去。我们要钱做什么?我们要钱来帮助贫困群体,建立起他能够走出贫困陷阱的这样一种能力,穷人的贫困不是因为他的懒惰。如果我们认为穷人的贫困是因为他的懒惰,那仅仅是因为我们想把这样一个责任从我们自己的身上推掉而已。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扶贫的主要任务,就是要提供这样一种路径,穷人能够按照这样一个路径摆脱贫困,必须给他一个能够让他走出贫困陷阱的这样一种能力。

在给他这种能力之前,你首先要补上他的一个短板,福利的短板,他家家户户都没有房子住。在基本的福利、基本的生存都保证不了的情况下,你是不可能让他摆脱贫困的。所以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就是通过异地搬迁、解决他们的住房问题。那么在解决住房问题的同时,我提出了能不能把每家每户的房子都建设成为西双版纳栏杆式的瑶族特色的这样一种建筑,叫瑶族妈妈的客房。

每家每户都嵌入一个瑶族妈妈的客房,然后把这个村庄发展成一个复合型经济,建立一个新的产业,这种新的产业可以大幅度提高他的收入,这是瑶族妈妈的客房,每家每户都会有一套,大小不等,有的是俯视两层、有的是一层的,主客同居在一起的,一个真正具有生活意义的村庄。

因为它不是民宿,它不是一个客人住在一个乡村的地理空间的一个民宿。它就是一个真正在村庄里头的和村民住在一起的,那么这个房间隔壁就是农民家,下面就是农民家,他下来吃饭都和农民在一起。我们发展出了这样一个产业,在这样一个过程中,我们把农民发动起来,我自己设计和农民自己建设,这样一个工作,靠农民自己是做不了的。

扶贫是干嘛?扶贫就是要在扶持的过程中给他这种能力。我们在河边村这样一个新业态的产业,就是给它植入一个能力。建一栋房子要12万~15万元钱,政府的扶贫资金提供这笔钱,但是政府的扶贫资金里没有预算说我们可以建一个瑶族妈妈的客房,这太复杂了,所以我自己通过每年的99公益日捐钱,瑶族妈妈的客房、瑶族妈妈的卫生间、瑶族妈妈的厨房。到现在为止,我们在河边村实现了厕所革命、厨房革命。

河边村人做饭就是支一个木架子,打两块砖头,拿一个锅做饭。到现在,你都能看到这样的痕迹,我们现在每家每户建设了非常宽敞的一个厨房。厨房非常重要,因为它涉及到了健康、卫生、小孩子的早餐、午餐、晚餐,非常的重要。

这是今天的河边村,河边村的今天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我在河边村生活了整整的六年,这期间和我的学生、我的助手一起把它改变了。大家看一下,我们建设了会议设施,这是在河边村的会议室、酒吧。

而且扶贫不能够仅仅针对已经陷入到贫困的这样一个群体,还要考虑不能够在发展的过程中产生新的贫困。我们中国人讲从小看大,三岁到老。我们三岁之前的儿童早期关怀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这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最重要的方面。所以我们在河边村建了一所乡村的幼儿园,这些小孩子们过去都是满地跑,普通话都不会讲的,现在到了幼儿园。我们已经有三批的学生毕业,山下小学的老师反映从河边村来的瑶族孩子已经比过去素质有了大大的提高。

在西双版纳勐腊县,瑶族是住在山上的民族,大家对他们的印象就是他们很懒惰,他们很落后,很不好管理。

那么河边村建立了雨林瑶家合作社,出去打工的几个年轻人回来以后,我们让他变成了什么呢?变成了雨林瑶家合作社的CEO、CFO、CDO。乡村里头要给它一个价值,我们这样一个村庄,你要讲它是一个农民合作社,大家觉得太土了,所以我们给它一个新的名字:雨林瑶家。大家看到了整个村庄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农民合作社的办公室都是非常非常好的工作空间、非常现代的工作空间,这是我个人在河边村六年来扶贫的一个体会。

欢迎大家去河边村度假,现在河边村扶贫已经不需要大家了,它已经完全脱贫了。

贫困不是因为穷人懒惰。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发展,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它会产生很多很多的问题。由于历史的原因,由于地理位置,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它会不断地落在发展的列车后边,不断的被发展甩得越来越后,最后落入到贫困陷阱。

他们不是因为懒惰,因为他们的教育,举个例子讲,今天如果你不会用电脑, 你能找到工作吗?就算你待在城市里你也会陷入贫困,但是你不是一个笨人,你不是一个懒惰的人,就是因为你没有这个技能。

很多的贫困地区没有学前教育,小学的教育、中学的教育、高中的教育,教学质量很差。在我所在的县里头的小学、中学,英文课都开不出来,外语的课都开不出来。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孩子即便上了学,他得不到很好的教育。他就没有办法获得和其他发达地区同样的这样一种能力,他不在一个水平线上竞争。

所以贫困的原因来自于什么?来自于不平等,贫困的原因来自于什么?来自于社会公共服务的不均等,贫困的原因来自于很多很多维度的不平等,所以扶贫的核心不是去教育穷人不要懒惰,扶贫的核心是我们自身制度的完善,我们必须通过完善我们自身的制度来解决贫困问题,这是我们今天扶贫的最重要的一个内容。

我在河边村扶贫的同时,我把我的工作也伸展到了其他地区。我在湖北的恩施也做了同样的事情,这样一个非常非常贫困的村庄,我特别喜欢盖房子,我这几年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盖房子。这是我在恩施改造的另外一个村庄,把它原来土家族的完全破落的房子改造成这样的房子,这个村庄已经完全建成了,今年已经开始接待客人。他们的生活由于这样一个新的业态而出现了变化,这个不是简简单单的民宿,而是它的整个的生产系统的变化。

他们不再依赖于到地里干活这样一个非常单纯的农业生产。因为那样的一种工作,虽然非常的重要,但是吸引不了年轻人,没有年轻人愿意回去再面朝黄土背朝天,去从事农业生产。所以我们必须在乡村里头建立起新的业态,让我们的人员,在新的业态里头就业产生收入,然后我们再想办法,使得我们农业实现现代化,农业如果不现代化,还是靠着我们面朝黄土背朝天,那我们农业和农村就不可能现代化。

这是我在云南昆明的宜良县的村庄的另外一个实验,我用烤烟房、猪圈和马圈改造成的比较高端的客房。村里头农民他们一点都不懒惰,他们一点都不笨,他们会盖房、会木工,什么东西都会,但是他们的技能,在现代化里面已经没有用处了。因为城市里盖房不用木匠,城市化已经排斥农村多样化的这些技能了。所以我和农民在一起,我给他画图,他们自己建设出来,是非常具有乡土性和多样性的房子。欢迎大家去居住。

这样的话,在这样一个贫困的乡村植入这样一个新的业态,就可以大大的改变乡村的经济社会的景观。贫困不是因为懒惰,贫困也不是因为穷人太笨,贫困是一个社会经济的复杂的问题,所以扶贫在很大程度上,是对我们经济社会系统的这一种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