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阳时光

孰是孰非?

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非黑即白,孰是孰非,谁知道?——天也不知道,只有自己知道。而绝大多数情况下,自己永远是对的,就算错,也能找到证明自己是对的的理由。

最近,丈母娘与同事(也是楼下邻居)发生了一点争执。楼下邻居也是我爸妈的朋友,曾经关系很好,现在关系一般+……这里暂且把这个邻居称作 A。

丈母娘与 A 的争执源于:某一天,岳父在与 A 的谈话中说 A 在单位有关系(后台),就算单位本没有合适她的工作,也能造一个适合她的工作岗位出来。

嗯,当时 A 就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顿,对岳父甚是反感。确实,岳父说的话确实让人觉得不大舒服,其实他本意只是开玩笑,想奉承她的。也许刚好说到了 A 的痛处,所以岳父话还没说完,A 已经发飙了,好在当时人多,A 没能飚多远就被迫停下来了。

我当时就想,这件事肯定不会这样就完了。自证预言 发作?不应该啊,我只是个旁观者,并且当时我也没说上什么。

啥是自证预言?有兴趣的可以自行 Google 也可以点开看一下我从维基百科摘录过来的解释。▼展开

自证预言(又称“自我应验预言”),是由美国社会学家罗伯特·金·莫顿提出的一种社会心理学现象,是指人们先入为主的判断,无论其正确与否,都将或多或少的影响到人们的行为,以至于这个判断最后真的实现。通俗的说,自证预言就是我们总会在不经意间使我们自己的预言成为现实。

信念和行为之间的正反馈被认为是自我应验预言成真的主要原因。虽然此类预言的例子可以一直追溯到古希腊和古印度时期的文学作品,然而“自证预言”这个名称直到20世纪才由著名社会学家罗伯特·金·莫顿提出,并对它的结构和推论作了比较系统化的定义。莫顿在他的著作《社会理论和社会结构》中对自我应验预言作了如下阐述:

自我应验预言是一种能够唤起新的行为的预言,并且该行为使得本来错误的概念变成了正确。

吸引力法则 被视为是自证预言的一种。

——摘自 维基百科

事情确实没有就这样结束:

1、第二天,A 到我家闲坐的时候,又把岳父说的话重复了几遍。说岳父怎么可以这样说话等等……(这个是我意料之内的,类似的事情已不是第一第二第三次了……)

2、我本以为,事情至上面已经结束了。不过,还有下文。

3、我都差不多忘记这件事了,某一天,嫦子闲聊的时候,跟我说,A 同丈母娘吵了一架。吵啥呢?

A 说丈母娘岳父到处说 A 在学校有关系,这次靠关系得到了一份好差事;说丈母娘眼红 A 现在的工作。然后,A 跟领导反应了这件事。

接着,领导通过另外一个人跟丈母娘说:“这份工,你做得下去就做,做不下去,我随时能找到人顶上……”

……(细节省略 n+1 字)

“到处说”——这个据我所知,这个到处也就是在不说都知道这件事的人的范围内。

“A 在学校有关系”——这是人人皆知的事实,A 之前的工作就是通过关系进去了,而这次调动是不是因为关系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得到了一份好差事”——这个在某些方面,确实是一份好差事。总体来说,并不如此。

“丈母娘眼红 A 现在的工作 ”——这个结论是 A 从丈母娘曾跟 A 说过 A 这次换岗得到了份好差事推论推出来的,这个 A 自己也说过,丈母娘能说出 A 得了份好差事这样的话,事必是丈母娘眼红 A 的工作。而事实上,我和我的家人也跟 A 说过 A 得了一份好差事这样的话,当然,这是一半说笑,一半赞她的意思。丈母娘说的话其实也是这个意思,因为 A 的工作真的没有好到让丈母娘眼红的地步,相反,丈母娘的工作甚至比 A 的在某些方面要好得多。就像跟一个女孩子说,你真漂亮。为什么非得理解成是人家眼红女孩子漂亮呢?

我对 A 彻底反感了,因为不管谁对谁错,这件事本来是朋友、邻居之间的事情,本来就是玩笑,A 不但当真了,还闹到领导那里去了。

前两天,A 到我家吃饭的时候,详细的跟嫦子谈了一下这件事,还顺带把陈月旧事提了一番,重点提了一下,那次吵架,是丈母娘自找的,A 自己是一点错都没有。话语中一连串 xx 事必 yy 才会 jj……语句,我连听的兴趣都没有了,对也好,错也罢,谁能分得这么清?

而对于 A,我是怕了,跟她聊天,只能听,偶尔插点无关痛痒的话就好了,说多了,怕一不留神说了让她不爽或者点中她痛处的话。不合她心意的话,肯定会被她顺着她的推想,曲解成她想要的意思。

最终,事实顺着她的想要的意思上演了一遍……

乌鸦嘴就这样诞生?